恒泰证券之家

股票配资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老边资讯网 2020-04-17 450 10

不肯行错一步的黛玉,即便再小心,也藏不住她的真性情





















《红楼梦》中林黛玉本是西方灵河岸旁一棵绛珠仙草,因受了神瑛侍者的甘露浇灌之恩,特意下凡用一生的眼泪报恩于他。抛开神话传说的背景,她只不过是个因母亲去世,寄养在外祖母家的女孩子。
贾府家大业大,从小她便听母亲说,京中外祖家与别处不同,见到的几个三等仆妇,吃穿用度,已是不俗。因此“步步留心,时时在意,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,多行一步路,唯恐被人耻笑了他去。”
饭后,贾母问她读了些什么书,黛玉说“只刚念了《四书》。”而问及妹妹们读何书,贾母只是说只不过认得几个字罢。宝玉回来后,问妹妹可曾读书,黛玉的回答就成了“些许认得几个字”。
旧社会,多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。尽管在家中父亲把他当男孩教导,为她请先生,读书识字。在贾府,黛玉懂得避其锋芒,小心谦逊。
若她愚钝一些,可能就是贾府里的另一根“二木头”。若她冷淡一些,便是和惜春一般,冷言冷语,对世俗毫不记挂。不同的是, 她是在宠爱之下长大的人。在家时,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来到贾府,有贾母的疼爱,凤姐也对她关照有加,吃穿用度一概不俗。贾府上下也不敢小瞧了她。
不喜欢她的人多说她爱使小性子,小气。但是她的小性子都撒在宝玉身上。做好的络子拿起剪刀便剪了。常常是两句话不到,又哭起来了。宝玉只好“好妹妹”长“好妹妹”短地哄。
现实男女朋友中,很多的“作”都是因为在乎,继而试探。林黛玉也是如此,在宝玉表达心意之前,她一直是时不时给宝玉戳个刀子。讥讽他与宝钗的金玉良缘。“你有玉,人家便有金来配。”也嫉妒湘云有个金麒麟。暗自垂泪自己什么都没有。
宝玉觉得女儿都是水做的,一见女子便觉清爽。这样的多情公子,自是对所有人都抱着欣赏的态度。怡红院里,他与袭人初试了云雨事,对晴雯也是放纵的,任由她撕着扇子玩。就连去王夫人房里,还不忘逗逗金钏儿。
但是后来的宝钗就不一样了。她大方,周到。博得贾府上下的好感,连贾母也是对她赞誉有加。王夫人更是她的亲姨妈。而自己,是孤零零的,身后没有家人。所依仗的只有宝玉一颗真心。若是说起两人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,湘云也有。她还有金麒麟。
直到后来,宝玉听闻她要回苏州去,一时发了疯。她总算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。宝玉也亲口对她说: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甚至在别人劝他读些经济济世的文章后,说“林妹妹就从来不说这些混账话。”
读到后面,便很少见黛玉无缘无故发脾气了。她会和宝钗湘云一起取笑宝玉要出家的念头。对宝玉也是和颜悦色的。
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,人多谓黛玉所不及。而且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孤高无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
黛玉自己也是把宝钗当作对手,暗暗较劲的,写诗,第一次李纨判定蘅芜君夺冠,下一次,黛玉便使出浑身解数,连勾了好几篇写。湘云次次在人前说宝钗有多好,黛玉更是不屑。她一旦抓住宝钗的把柄,一定会取笑一番: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,也医不好棒疮。
她的喜欢与否都是明晃晃的,绝不表面一套,背后一套。对宝钗的不满也是直接表现出来的。
后来,在刘姥姥游大观园时,行酒令时黛玉不小心说出了《西厢记》里的诗文被宝钗发现。宝钗的一般劝诫,黛玉财才真真放下心来。后来玩闹中也大大方方地开起玩笑。“你瞧宝丫头,把自己的嫁妆单子写上去了。”又直言“到底是姐姐,要是我,再不饶人的。”
黛玉刚进贾府时,只带了个奶娘与年幼的雪雁。贾母不放心,便把自己身边的丫鬟鹦哥(即后来的紫鹃)给了黛玉。
黛玉自小体弱多病,晚上更是难睡一个好觉。想来伺候她也不是件轻松的事。但从未听起潇湘院的丫鬟抱怨,自然是黛玉对他们是极好的。
紫鹃更加。她并非从小服侍黛玉,也不是黛玉从苏州带过来的丫头。若非黛玉对她好,她怎么会冒着大不敬,骗宝玉的真心话。甚至说,林姑娘去了,我必要跟了他去。背井离乡的,何必呢?也不会在后来跟薛姨妈开玩笑,“姨太太既有了主意,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?”请姨太太为宝玉黛玉说亲。
不明白对方的心意时,她小心试探,对待朋友,不藏着掖着,喜欢就是喜欢。对待身边的人,也是默默地对他们好。
如何像黛玉一样,在偌大的大观园里活下去?除了小心翼翼的礼貌周全,真性情是万万不可缺的。
只有这样,她才能收获湘云的友情,两人一起在凹晶馆联诗,互相开导。才能得到妙玉的区别对待,为她精心准备茶叶、杯具;才能得到香菱的信任,满心欢喜地拜她为师。
宝钗也好,她大方体贴,只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像她这样,从上到下,对每个人都好。何况,有时候这样不免也太累了。不如像黛玉一般,做个真性情,洒脱的女子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老边资讯网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老边资讯网 X1.0

微信扫描